过去曾经特别想念的一些人和事突然之间变得模糊起来,那么些人好一阵子才能回记起名字。

从义乌回到老家这是第八天了,被当地隔离第八天了,正在等待核酸检测人员上门做第二次核酸,这也就是国有政策,下面被迫过分的决策。其实也不能太怪当地市乡政,所谓的一刀切源头来自于国政方面,有了案例负责人下马,没有案例一马平川,上梁不正下梁歪,换作任何人在其位置上,不得不屁股决定脑袋,不想做冤大头,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精神,过分讲究细节也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毕竟只要不出岔子就是功劳吗,画蛇添足的事情一旦做了说不定出岔子上面是要追责的。所谓政令不达,其根由也是相关的律法不正造成的,扯那么多功劳最后是按结果评测的,那么谁还在乎过程,失去一些东西的无非是我们这些无权无责的草民而已。

发完牢骚,说说片段失忆的事儿。

这几天在家睡觉夜里常有梦,梦见许多过去的人和事儿和妄想。白天回想起来对照的时候发现名字对不上号,事和人物全非,当然梦中所记的事本来就是乱乱的,可就在思考这些人和事儿的时候,豁然之间发现记不起某某人的名字了,甚至一些生平过往也乱了起来,这就显得严肃了,曾经的记忆被遗忘了,需要一些时间相对勘正校对才能忆起来,我已步入健忘的岁月了吗?

前年谈过一个女的,是曾经的初中同学,她说过去的一些事儿记不起来,好像没有发生过,在很多年前一个高中的学妹也曾经记错一些事情,我当时是不相信的,毕竟我的记忆力是很好的,大家也都那么年轻,怎么可能记不起来,这几天我发现自己错了,真的是会记不起来或是记错,当人生中发生过许多事之后,会对一些记忆选择性的遗忘,这是本能的会过滤一些已经成为过去的记忆,无论好坏,只要不再相关,便是对已经失去和逝去过往的告别。

这些失忆一定阶段上来讲是好外,但习惯性的使用选择性遗忘之后,已经发展成为一种可怕的缺憾,过去的记忆不再完整,后来的人生中需要记忆的地方如果不是特别记忆也会在一段时间被默认遗忘。健忘症由此而来,不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是自己选择了一条不负责任的习惯。这是我个人的感觉。总之,细思则恐,深感不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